排版人心意的呈现 《西文排版》读后感

从略知一二的人那里听到「Garamond 是法国诞生的字体,所以不能用在意大利餐馆里」这样浮于表面的话,但是如果你知道世界各地活字铸造所、现代的数码字体厂家都在制作 Garamond 这一事实,就能反驳说:明明全世界都在使用嘛!至于「Futura 这款字体和纳粹有关」这类只在日本流传的谣传,只要知道正确的历史渊源,就马上能明白其愚蠢无聊。稍微查一下资料,认真的想一下就可以知道的事情,却把别人的话囫囵吞枣全盘接受。想制作规则、轻易相信他人、易受束缚,这也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日本人的性格缺陷吧。

—— 引自《西文字体》末章「我与字体排印」

《西文排版》这本书真是有趣,昨天上午还没有读完这本书,在朋友圈看到的一张展览招贴中,立即挑出了英文排版的问题,内心便沾沾自喜了起来。

字体与排版的话题,最彰显其价值的故事来自乔布斯。乔布斯大学念了 6 个月便休学了,随后去旁听里德学院「大概是全国最好的书法课」。学到字体与排版知识,并将其融入到第一台苹果电脑设计,从而使苹果电脑成为「第一台有着美丽字型的电脑」,并被微软视窗系统所借鉴学习。

从自身的工作经历而言,03 年刚刚做医生,病历的内容都是需要手写完成的,作为住院医生自然承担非常多的书写工作,字迹也是越来越潦草(现在的字不好,大概也是做医生时埋下的种子 :p)。09 年开始使用了电子病历系统,从手写的低效劳动里面解放出来,打印的病历清晰整洁。但大家查阅病人资料,逐渐摆脱去翻找「病历本」的习惯,转而到电脑屏幕上面使用鼠标交互,打印病历的使用频率渐渐降低。

病历书写的工具虽然变化,但书写的内容还是照旧。偶尔在微博或者微信等社交媒体中晒出北京协和医院的老专家们的历史病历:清晰、优雅,与内容相得益彰,拿出来装裱陈列都不为过。

协和病历图片来源:读协和病历故事 悟九秩岁月仁心

但过于遥远的时代,与现在的关联似乎是越来越少了。我们记录和获取信息的介质从纸张到屏幕,从 App 的按钮文字、从微信文章的配图排版,我们时常能够体会到制作者的「心意」。

在读屏时代,文字排版的权力从用户转移到软件制作者,而软件制作者承担了信息简洁输入和良好呈现的责任。了解铅字排版这个古老工作的心意、技巧,也不失为一件有趣有用的事情。

 


书中摘了两页

IMG_1255 IMG_12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