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技能》 读书笔记之一 不要狂热

编码生活是如此严酷,令人不寒而栗。
外科生涯是如此残酷,令人不寒而栗。

在冷酷无情的代码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容易测量。
在无影灯、手术刀的世界里,任何一个动作都会显得生死攸关。

你能写多少行代码?你的生产效率怎样?那些测试都通过了吗?
你主刀了多少台手术?多少病人康复?又有几个不幸走向死亡?

……人们很容易陷入这一切测量之中而忽视了技术中「人」的因素。
……人们很容易陷入这一切测量之中而忽视了技术中「人」的因素。

《软技能:代码之外的生存指南》是公众号   二爷荐书   曾经推荐的书籍,买来之后一直放在桌上,今天翻起来,做一点小小的读书笔记。

你讨人喜欢吗?你令人欣赏吗?你善良而又热情吗?你是通过自己富有积极性和支持性的行为去激励他人,还只是无所顾忌的挥霍自己的能力?你关心自己,关爱自己的背部、臀部乃至大脑吗?我编码已经超过25年了,让我来告诉你:如果你不关心它们,它们终究会坏掉。

以自己的经历来看,做外科医生比做程序员不止辛苦数倍。我也曾经在半夜调试代码,更新服务器直至凌晨三、四点。但是作为程序员,你对工作的掌控能力要大于医生:(外科)医生这个职业在病人相求时,你必须予以应对,不管是已经连续工作了多久;外科医生不能犯错,不允许 rollback (推倒重来)。在这样的重重压力之下,医生更加会容易忽视自己的状况,坏掉的可能性会更高。

第十八章 请勿陷入对技术的狂热之中

医疗这个行业的技术变化相对于 IT 领域还是非常缓慢的,比如开腹的阑尾切除术,我们还是在使用一百多年前的经典手术方式——阑尾手术的切口称为「麦氏切口」,就是为了纪念创立这一手术的开拓者 Charles McBurney

Charles_McBurney_(surgeon)

Charles McBurney, 1845 – 1913, 1889年报道阑尾手术

但是随着腔镜手术这一医疗领域新诊疗技术出现,外科领域的技术热点也开始改头换面。从一开始的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扩展到疝手术、阑尾切除术,以及难度更大的肿瘤手术。技术领域的争论,也常常会在各种文章和会议中出现,偶尔还剑拔弩张。

不是所有的技术都是「伟大的」,但大多数普遍应用的技术至少是「好的」。一样东西如果说不好,就不会有人所知或使用,也不会成功。诚然,环境是随着时间而变化的,但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认识到:至少在历史的某个时间点,每项技术都被看做是那个时代里「好的」甚至是「伟大的」。

作者接下去讲述了自己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因为工作的原因领导了一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技术团队,做一个略显失当的比喻:一个肝胆外科主任去领导一群乳腺甲状腺外科医生。而作者接受这份工时的心态是「只需要忍耐一年就可以」,但事后却发现「这是执业生涯里中所做出的最杰出的决策之一」。因为从不同的技术领域,学习到有用的知识与技能。就像乳腺甲状腺的精细操作,同样可以移植到肝胆外科手术的胰管吻合一样。

对技术的狂热,来源于我们从这个技术中获得了滋养,得到了肯定,但过于执着,我们会失去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